源创图书淘宝店
当前位置: 首页 > 给教师 > 教师专业素养 > 聚焦学生角色——现今学生价值倾向问题

聚焦学生角色——现今学生价值倾向问题

作为教师,你真正了解“学生”吗? 陈桂生教授“重新学习”教育学,解读“学生角色”
  • 作者: 陈桂生 著
    出版社:教育科学出版社
  • 出版时间:2011年6月
    定价:29.80元
  • 所属分类:教师专业素养

 《聚焦学生角色》 

 
陈桂生
 教育科学出版社  20116月第一版
定价:29.80
 
 
 
作为教师,你真正了解“学生”吗?
陈桂生教授“重新学习”教育学,解读“学生角色”
---------------------------------------------------------------------------
学生是教育的“对象”吗/学生可以自由选择老师吗/“个性全面发展”认识的误区
学生价值倾向的形成/中国学生“赢在起点,输在终点”吗/新生综合征
学生之间的竞争/很难教的学生/一次坐失的教育契机/教师留给学生的“第一印象”……
 
内容简介
本书为陈桂生教授近年来教育随笔的结集。作者针对我国现今引起中小学教师困惑的学生价值倾向问题及教育舆论中与此相关的似是而非的论调,加以澄清。在一定程度上反映了现时代对学生角色的认识。
是一部难得的主要以“学生角色”为研究对象的著作。
 
 
作者简介
陈桂生,江苏高邮市人,曾任华东师范大学教育学教授,著有《人的全面发展与现时代》《普通教育学纲要》《教育学的建构》等。
 
 
 
封底文字
 
    收入本书中的各篇短作,自然登不上什么大雅之堂,大抵是本人重新学习教育学的习作。惟其重在运用教育常理,分析如今学校中同学生价值倾向相关的问题。其中的立意虽未“标新”,尚能“立异”,至少有话尚能“好好说”,非甚嚣尘上的无根之谈可比。
 
如果每个人在其学生时代就习惯于眼光向上,习惯于“当官”,习惯于对集体冷漠,习惯于站在集体的对立面,习惯于“假民主”,他们长大以后将成为怎样的公民?若“一朝权在手”,将成为怎样的“官”?
 
                                                    ——陈桂生
 
 
 
 
目 录
 
 
Ⅰ学生身份以及在教育过程中的地位
学生是教育的“现象”么?
学生是教育过程中的“主体”么?
学生组织可能自主管理么?
学生可以选择老师么?
何谓“以学生为本”
 
Ⅱ社会对“学生角色”的期待与探求/
“个性”认识的误区
何谓“个性”全面发展
“个体社会化”是否同“个性”相悖?
变化中的“学生角色”观念
学生价值倾向的形成
学生自由的常理常规
中国学生“赢在起点,输在终点”么?
毋忘学生安全
 
Ⅲ学生价值倾向问题/
学生自信
学生诚信
学生自主选择
学生之间的竞争
学生打小报告
另类学生小报告
“以自我为中心现象”的警示
 
Ⅳ行为表现不同的学生
大错不犯小错不断的学生
很难教的学生
另类很难教的学生
阳阳的故事
两个分苹果的故事
评选“三好学生”的由来
学生行为习惯的养成
——蛇口小学《“小学生行为习惯养成”课题研究方案》解读
学生行为的控制、疏导与指导
平等地对待学生
一次坐失的教育契机
 
Ⅴ学生的“老师”观念
中国学生素有“尊师”的传统么?
学生口头禅中反映的“老师”观念
某学生的“教师角色想象”
教师留给学生的“第一印象”
一个学生的语文课记憶
陋习铭
 
 
 
序 毋忘教育学
 
 
 
其实,凡是师范学校、师范专科学校,或师范大学教育专业毕业的中小学及幼儿园教师,都学过教育学。即使是没有受过师范教育的教师,也都学过教育学。否则他就不可能持“教师资格证书”上岗。问题是,如果没有学过“教育学”,或许对这门学科还有一点悬念,许多人学过一点教育学,并不觉得它有什么用,反而扫兴。惟其如此,如今再提学点教育学,岂不是空谈吗?
且慢!如果只是为了拜领一张纸,才去挣那个教育学六十分、七十分,算得上什么“学习”?只是为了应付考试,别说教育学,就是再高深的学问,学了能派得上什么用?再说只派应试之用的教育学辅导材料,能代替得了教育学吗?
不过,教育学引不起人们的兴趣,倒也不是没有原因。一般说来,人们对教育并不陌生。因为在现代社会,一般人作为学生,或多或少都受过教育。成年人即使不以教师为职业,作为家长,对孩子所受教育也或多或少有所了解。以致教育活动引不起人们的好奇心和求知欲。其实,真正的问题正出在这里。
 
 
为什么要学点教育学呢?
涉及太空、地震、金融、医疗之类的问题,如果没有一定的专业知识,谁敢说三道四?而对教育问题,却几乎谁都有发言权。由于未
成年人的教育同人们的切身利益相关,故无论是家长、教育行政人员,还是各行各业的从业人员,也就各有理由对教育工作指指点点。其他行业的专家更会以他们那种专业的眼光看待教育问题。所以教师的职业行为比其他行业的职业行为更容易受到挑剔。其实,社会上各色人等之所以单凭他们对教育的“业余看法”,就那么自信地指陈教育活动,或多或少地也有教育自身的原因,那就是专业化程度不高。教师如果不学点教育学,在面对各种可能是不切实际的,甚至是相互冲突的批评与建议时,往往无所适从。
本来,教师即使单凭为了拜领一张证书而得到的教育学皮毛和同课业相关的学科知识,按照教育常识常理和学校中的常规,也能大致胜任自己的工作。问题是,处在如今这种“教育改革”的时代,不断翻新的“教育理念”,纷至沓来的教育信息,层出不穷的“教育研究成果”,跟风转的教育舆论,上峰的急急如律令,学校不断提出的新要求,同事之间的竞争,时时向教师袭来。以致现代教师的本职是什么,什么是对教师的合理要求,什么是对教师的苛求,什么是经过努力可以达到的目标,什么是可望而不可即的意念,似乎越来越清楚,又好像越来越糊涂。在这种扑朔迷离的现实状况下,教师头脑中如果缺乏“教育学”的支撑,也就难以摆脱无所适从的困境。
如果说,在分清是非、对错及澄清教育价值的意义上,教育学非学不可,那么对忠于职守的教师来说,想要更好地理解自己的日常工作,增进对自己工作的反思能力,以求在本职工作中有所建树,恰当地表述自己对教育的见解,从而实现从以教师为职业到以教育为事业的飞跃,那就更有必要学点教育学了。
 
 
教育学到底有用还是无用?
教育学作为一个学科门类,包括许多亚学科。如果没有一定的价
值,这个学科门类就不可能成立。至于教育学教科书和参考书,以及专门的教育著作,因质量参差不齐,自然有良莠之分,这是一方面;另一方面,即使是值得一读的教育著作,读了是否有用,由于个人努力程度不同,领会能力不同,对“用”的看法不同,也就不能一概而论。即使是非常适用的书,如果不认真阅读、认真思考,自然不会有多大收获。这个道理谁都懂得。同一本书,自己读了不觉得有用,对别人却未必无用。这是由于有的人把书籍当做学问来学,以满足求知欲望;有的人重在从书中得到启发,增进对教育内涵的理解;更多的教师或许只是为了从书中寻求应对实际问题的“处方”。阅读动机不同,对教育学用处的看法自然不尽相同。
如今教育图书市场上可满足中小学教师不同需求的好书不在少数。只是由于如今写手如云,专家成阵,教育出版物中理论泡沫泛滥,理论垃圾成堆,导致良莠难分。教师工作繁忙,学习时间有限,教育书籍的选择便成了一个难题。
 
 
本人虽是教育科班出身,读过不少教育名著。但是,随着岁月的消逝,才明白自己对学校中发生的事情所知甚少,更少切实的体会。由于心中的遗憾与日俱增,终于渐渐懂得,再好的教育书籍,也都是作者的建树。是否真正读懂,是否把其中的道理化为自己的见识,只有在实际运用中才能区别出来。故进入21世纪以来,着重致力于运用教育的基本原理,分析教育中的实际问题。
收入本书中的各篇短作,自然登不上什么大雅之堂,大抵是本人重新学习教育学的习作。惟其重在运用教育常理,分析如今学校中同
 
学生价值倾向相关的问题。其中的立意虽未“标新”,尚能“立异”,至少有话尚能“好好说”,非甚嚣尘上的无根之谈可比。
是为序。
 
陈桂生
2010年7月26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