源创图书淘宝店
当前位置: 首页 > 给教师 > 教育视野 > 这就是芬兰教育

这就是芬兰教育

快乐且高质量,芬兰教育是怎么做到的? 中国教育学者钱文丹为你解惑
  • 作者: 钱文丹
    出版社: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
  • 出版时间:2020年12月
    定价:68.00元
  • 所属分类:教育视野

 

快乐且高质量,芬兰教育是怎么做到的?

中国教育学者钱文丹为你解惑

 

这就是芬兰教育

                  

钱文丹

 

    划:源创图书

    版: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

出版时间:202012

    价:68.00

I S B N 978-7-300-28825-3

 

专家推荐

 

《这就是芬兰教育》是一本综合介绍芬兰教育的著作。这本书非常有助于读者理解芬兰教育如何兼顾“质量”和“公平”。文丹会带领你去了解芬兰教育系统如何促进学生高质量学习,如何帮助学生获得高度幸福感。

——芬兰科学与人文院院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讲席教授、赫尔辛基大学教育科学学院教授  汉内娜·涅米(Hannele Niemi

 

文丹对我国与芬兰的基础教育有深刻的洞察,在本书中不仅清晰描绘了芬兰教育改革的路线图,还勾勒了芬兰教育改革的背景图。

——长江学者、北京师范大学心理学部首任部长、北京师范大学中芬联合学习创新研究院中方院长  刘嘉

 

这本书从不同视角介绍芬兰教育。有家长视角和留学生视角的实际体验,有教师视角的课堂观测,有研究者视角的芬兰教育生态与社会文化的关系,还有时间视角的芬兰教育发展和改革历程。文丹将向你展示芬兰怎样从一个仅有少数人接受教育的贫穷农耕国家,转变为拥有高质量教育体系的现代化知识型国家;当代芬兰如何构建“以学生为中心的课堂”和“以师为尊的学校和社会”。我强烈推荐这本杰出而重要的著作!

——芬兰科学与人文院院士、欧洲发展心理学会前主席、赫尔辛基大学教育科学学院教授  卡塔琳娜·萨尔梅拉-阿若 (Katariina Salmela-Aro)

 

我和钱文丹结识是因为芬兰教育。她对芬兰教育的认知经历了不同阶段:作为局外人的羡慕,作为局内人的真实体验,再到作为研究者的反思。这背后是一位中国教育者在芬兰的成长史。本书值得中国教师、教育研究者和家长细读。

——中国驻芬兰大使馆文教处 高宇航

 

内容简介

 

学生没考试,教师没考评,连续多次在PISA测试中表现卓越——兼顾“快乐”和“高质量”的芬兰教育受到全世界教育工作者的瞩目。芬兰教育是怎么做到的?真实的芬兰教育到底是怎样的?

中国教育学者钱文丹深入芬兰教育现场,用生动的笔触为我们描绘了芬兰教育的全景图:纵向看,从幼儿教育、学前教育、小学教育、中学教育,到高等教育,不仅有不同学段教育的全貌描写,还有不同学段教育的不同亮点呈现;横向看,从课程设计、课堂教学、教育评价、教育管理,到教育改革,不仅有政策分析,还有操作指南。

本书立足芬兰文化解读芬兰教育,为我们呈现了鲜活的芬兰教育。

 

作者简介

 

钱文丹,芬兰教学法协会创始人。从事基于芬兰教师教育模式的中国教师培训工作。芬兰于韦斯屈莱大学教育学硕士。五年间,走访芬兰100多所学校,访问芬兰教育者,与芬兰家长和学生对话,捕捉到芬兰教育的现场和众多细节。现居芬兰,在芬兰养娃,学习芬兰文化和北欧文化,触摸到芬兰教育背后的土壤。

 

目录

 

序一

序二

引子•寻找教育理想国

 

上篇 走进芬兰的课堂

 

第一章 这就是芬兰幼教

教育和保育并重模式下的芬兰幼儿教育

芬兰幼儿园的游戏化学习和资源配置

芬兰幼儿园的管理模式和领导力

“让学校适应孩子”的幼小衔接

芬兰儿童的阅读生态

 

第二章 只上半天学的小学

芬兰的特殊教育——基于教育公平和全纳理念

芬兰小学的差异化教学——课本不是必需品

芬兰学校的多语言教育——坚持“母语第一”

芬兰学校的学习环境设计——培养21世纪核心素养

芬兰学校的“防校园霸凌”项目——KiVa

芬兰学校的托管解决方案——晨间/午后俱乐部

 

第三章 为生活而教的中学

家庭经济课——为生活而教

职业规划教育——从认识自我开始

手工课——创新意识和设计思维的孵化器

性教育——用通识课程陪伴青少年成长

“芬兰学校动起来”——用项目式学习促进身体和大脑发育

芬兰的“现象式教学”——从理论到实践

 

 

下篇 芬兰的教育生态

 

第四章 以教育为中心的国家

芬兰颠覆性的教育改革

芬兰中小学的课程设置

芬兰国家课程大纲的变迁

芬兰的教育评估和质量保证体系

 

第五章 尊师重教的社会文化

芬兰信任教师所走的“路”

芬兰教师“以学生为中心”的教学法

芬兰教师教育的录取机制——用与时俱进的录取流程筛选未来教师

芬兰教师教育的培雛制——用基于需求的课程体系培养未来教师

芬兰教师的专业化发展——用高度自主权支持教师的职业发展

 

第六章 时间洪流中的芬兰

芬兰经济——不同经济形态下的芬兰教育

芬兰历史——城市规模对教育管理模式的影响

芬兰文化——教育是社会文化的一部分

芬兰教育——为更多人提供更多教育

 

余论•芬兰是教育理想国吗

参考文献

 

精彩书摘

 

序一

 

作为中芬教育研究中心的负责人,我们非常高兴看到《这就是芬兰教育》一书的出版,并且很荣幸能为该书作序。中芬教育研究中心是中芬两国教育部发起并成立的中芬联合学习创新研究院的六个中心之一,北京师范大学和坦佩雷大学分别是该中心的中芬双方协调单位,成员包括两国20多所具有教育学科优势的大学。该研究中心的使命之一是从中芬比较的视角解读芬兰教育的经验,为中国教育改革提供有效的借鉴。为此,我们打造了 “这就是芬兰教育”的系列品牌,提供了关于芬兰教育的可靠信息和高质量的研究成果,旨在帮助中国教育工作者深入了解芬兰教育。

中芬教育研究中心特约研究员钱文丹所著的《这就是芬兰教育》,是在2015年《中国教育报》跟踪报道“顾明远带您看芬兰”专题和2017年某网络平台播放《这就是芬兰教育》电视片之后,“这就是芬兰教育”系列又一个重要的里程碑。该书生动地描述了芬兰教育的点点滴滴,凸显了芬兰教育的特点,分析了芬兰教育背后的理念及文化基础,回应了中芬教育研究中心关于芬兰教育研究的一个核心问题:芬兰教育能学吗?因为教育与历史、政治、文化等因素密不可分,而中芬两国在这些方面差异较大,所以芬兰教育的成功经验可能有其特殊性。

由于芬兰教育在世界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OECD)组织的PISA测试中表现卓越,越来越多的中国教育工作者开始关注芬兰教育。国内很多教育界人士还专程到芬兰进行实地考察,走进课堂,与芬兰教育专家和教师座谈,网络上也不乏他们分享芬兰教育考察之旅的随记和反思。国内关于芬兰教育的研究论文也是数以千计。国人考察和研究芬兰教育的初衷是希望借鉴芬兰教育的成功经验,使我国的教育得到更好的发展。但是,他们往往会得出这样一个结论——“芬兰教育确实很好,但中芬两国国情不同,芬兰的经验很难用到中国”,从而重新陷入借鉴国外先进经验的迷茫。

那么,中国究竟能不能学习芬兰教育的经验?文丹始终带着这个问题在芬兰求索。她曾在上海任小学教师,后辞职到芬兰于韦斯屈莱大学教育学院留学,近几年她在芬兰一直从事中国教育者到芬兰培训和访学的指导工作,这让她掌握了很多中国教育和芬兰教育的“一手信息”。她从中国教师、家长和教育研究者的视角撰写了《这就是芬兰教育》,这是她五年来观摩芬兰课堂教学,访谈芬兰教师和教育专家,研究芬兰教育经验的结晶。该书一方面从一线教学现场的视角对芬兰教育进行了翔实记述,通俗易懂接地气,很适合中国教师和家长阅读,使人有亲临其境之感;另一方面从社会文化视角对芬兰教育进行解读,从时间视角对芬兰教育改革之路进行分析,正视中国教育管理和研究人员关注的焦点问题,帮助他们以芬兰教育为镜,清晰地认识中国教育的优势和存在的问题,从而找到适合中国国情的教育改革之路。

回到核心问题,中国教育可以学习芬兰经验吗?我们的回答是肯定的。重要的是怎么学的问题。可以学的内容分两个层面,一个是“体”的层面,一个是“用”的层面,这两个层面相互影响。“体”是指基本教育理念和学习观,“体”的形成和发展有一个长期过程。“用”是指具体的教育模式和教学手段等。从“体”和“用”的视角阅读《这就是芬兰教育》,可以更深刻地发掘该书的价值。通过文丹讲述的芬兰教育的故事,我们可以发现只有植根于“体”的“用”才会最稳定。芬兰自20世纪70年代开始的教育改革造就了今天芬兰教育的成功,其改革先从“体”开始,在全社会对教育理念有充分共识后再系统地改革“用”。

虽然中芬两国的制度和文化不同,教育上更是有很大差异,但是在20世纪6070年代,芬兰的教育体系与我国现在的教育体系有很多相似之处:国家对课程体系有较细致的控制;课堂教学单一地“以教师为中心”;学校之间有“优劣”之分。那么,在短短三四十年间,芬兰教育是如何从平凡走向卓越,并成为全球教育引领者的呢?

这一过程主要经历了三个改革阶段。第一个阶段,20世纪70年代末到80年代初,芬兰教育界对教育理论和基本方法进行了全面反思。在这期间,芬兰教育界主要对“以教师为中心”的教学方法进行批判,提出了 “培养具有批判能力且能独立思考的公民”的新办学理念,并相信学校和教师能找到提升学生学习质量的最佳教学方法。第二个阶段,20世纪90年代,改革强化了地方政府在课程设计和实施中的作用,加强了学校之间,学校与政府部门、社会机构的合作,开展了 “以学校为中心”的教育创新活动。第三个阶段,21世纪初,芬兰通过改革提高了教育管理的效率,最重要的改革措施包括全纳教育的推广以及消除小学和初中的管理分界等。

PISA成功的基础上,芬兰于2014年出台了新的《基础教育国家核心课程大纲》,并从2016年开始推行。芬兰国家教育署[1]课程发展中心前主任艾梅利.哈里宁(Irmeli Halinen)曾经说过:“大家问我,为什么对这样一个已经是世界顶级的教育体系进行改革?在我看来,因为世界一直在变化,所以我们必须重新思考有关学校的一切事物,必须认识到社会和工作中需要的能力已经发生了改变。”

芬兰教育改革的道路说明改革没有捷径,教育改革是一个复杂和缓慢的过程,急于求成只会事倍功半。我们不一定能把今天看到的芬兰教育的做法直接拿到中国来应用,但我们应该学的是芬兰怎么学习他国经验并为我所用。芬兰的教育改革也借鉴了别国经验,芬兰教育改革成功的秘诀在于懂得如何处理好来自外部的改革经验和自身教育改革传统的关系。中国的教育决策者和教育工作者在学习芬兰经验的同时,必须寻找适合中国的道路,做好长期改革的准备,特别是要从教育基本理念的讨论和共识的达成开始。令人欣慰的是,我们在和国内的众多校长、教师交流的时候,感受到他们的教育理念并不比芬兰教育工作者落后,这让我们对中国教育改革抱有很大的希望,尽管在全社会范围形成教育理念的共识还需要较长的时间和更有效的方法。

 

蔡瑜琢芬兰坦佩雷大学中芬教育研究中心(芬方)主任

刘宝存中国北京师范大学中芬教育研究中心(中方)主任

更多详细内容,更多好书:

请搜索“源创图书”或 扫描二维码

 

购书电话

---------------------------------

手机:15611547622     QQ1454575208        

联系人:胡老师

 

 

 

源创图书·以出版推动教育进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