源创图书淘宝店
当前位置: 首页 > 给教师 > 课堂/学科教学 > 语文与阅读 > 一张桌子一本书:在阅读课上遇见你

一张桌子一本书:在阅读课上遇见你

在文字中翻山越岭 打造迷人的创意阅读课堂
  • 作者: 童蓓蓓 著
    出版社: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
  • 出版时间:2019年9月
    定价:49.80元
  • 所属分类:语文与阅读

在文字中翻山越岭
打造迷人的创意阅读课堂
 
一张桌子一本书:在阅读课上遇见你
 
童蓓蓓    
 
策    划:源创图书
出    版: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
出版时间:2019年9月
定    价:49.80元
ISBN:978-7-300-27337-2
 
编辑推荐
   她,曾是初中、高中语文老师,也担任过杂志主编,是什么让她踏上独立教师之路?
教授阅读课的前提,是做一名合格的阅读者。沿着文本细读的小径,在文字中翻山越岭,带学生进入广阔的阅读世界。
本书可以看作一个短视频集,播放着老松鼠和小松鼠一起吃坚果的故事。不同的坚果有不同的吃法,不同的吃法会带来不同的收获,不同的收获会激起不同的乐趣。
 
    借由教育,小狐正走向一条通往个体自由的道路,她所凭恃的,便是母语,因为:你的语言所及,即你的世界所抵。
——蔡朝阳
 
    教室里坐满了一群十岁出头的孩子,笑声常常几乎要把门窗爆开,连空气中都挤满了我们的想象。紧锁的眉头、凝重的眼神和在稿纸上驰骋的笔尖,像一首音乐的不同部分,次第出现。我第一次体会到了写作带来的自由。
——学生朱翌潇
 
内容简介
这是一位教育探索者的旷野历程。书中记录了作者在公立学校之外的母语课堂实践。作为一名视野开阔、经历丰富的语文教师,作者在文本选择、问题设计和课堂操作上独具一格,不仅营造了一种课堂民主氛围,更时时刻刻地培植学生的爱心、培养学生的批判性思维。同时,本书摒弃了教学实录的繁冗,通过对一系列创意阅读课堂的回顾,扼要而清晰地呈现了“学生—经典文本—教师”透过特定活动所传递出来的图景,并通过不少教学实例提供了经典文本的教学示范,以及可上手、可上路的操练方法。
 
作者简介
童蓓蓓  浙江玉环人,做过初中、高中语文教师,担任过《读写月报·新教育》责任编辑、《中学语文报》副主编,2011年至2018年,任杭州越读馆小学课程设计者,自编教材、自创课程。
 
目录
前言


铃声一响
醒来是春天 —— 《睡美人》课堂记录
摔出来的爱 —— 《青蛙王子》课堂拾遗
谁给你们塞纸条 —— 《三只小猪》课后记
秋天的名字 —— 给未来的孩子起名字
我需要帮助 —— “求助课”上的小插曲
谁来安慰 —— 《亲爱的汉修先生》全书阅读拾遗
穿透故事的你的眼 —— 《绿野仙踪》与《西游记》比较阅读
影子大地 —— 《纳尼亚传奇:狮子、女巫和魔衣柜》全书阅读
带一本书去冒险 —— 《霍比特人》读书会
冷静的理性,热情的心 —— 《通往特雷比西亚的桥》全书阅读
爱,就是现在 —— 全书阅读《圣诞颂歌》课堂琐记
课堂生存手册 —— “求生课”的语文味
和整个世界站在一起 —— CPC课程里的问题探讨
如何跟小学生谈死亡 —— 生命教育中的难题
紧箍咒的秘密 —— 基于《西游记》的研究性学习
 
老师一来
想象天堂的模样
走进越读馆
上课啦
看门道 —— 听小狐老师上课(唐泽霞)
你看到了什么( 野树)
因阅读而得自由( 张艺芳张菡)
 
书桌一摆
郭初阳的“反骨”  —— 读《言说抵抗沉默:郭初阳课堂实录》
成为人 —— 评《新童年启蒙书》
圪梁村纪事 —— 评贾平凹的《极花》
无名的沉默者
油麻地,我不去 —— 评曹文轩的《草房子》
 
去远方
何等幸运( 朱翌潇)
班主任童蓓蓓( 王特)
玉美如环,师者如狐( 蔡朝阳)
 


书摘
前言·从这里,我们走
 
曾经以为自己已明了宿命中所有的内容,于是在抗拒中坚持着自己孤独的旅程。然而些微的偶然在不经意间将一切打破,使我奋然前行。
 
一、为了相聚的告别
那年2月,无意间走进新华书店,无意间拿出一本书 ——《言说抵抗沉默:郭初阳课堂实录》,翻开。
我并不知道,那时,命运之神正在书柜背后窃笑。
一股清新而热烈的气息让我无法停止思索,于是我开始码字,写下我的感受。
码字的过程很艰难,一些想法不断地在心底挣扎,跳跃、蓬勃地蹿出来。敲下最后一个句号的时候,已经是 3 月中旬,此时的我筋疲力尽却又轻松自如。郭初阳和蔡朝阳非常喜欢这篇书评,傅国涌也对这篇书评表示了赞许。我就此结识了这群人,还认识了“刘支书助理”魏勇等人,彼此经常在博客间走访。
我以为事情就这样结束了,网络上的故事,到此为止算是最不坏的。
8 月底,魏勇突然要我当教育在线投稿区的版主。我虽然在网络上晃荡了七八年,却始终不当任何版主,因为没兴趣。但是这次不同,我找了很多托词,魏勇仍是坚持,最后我让步。第二天,李玉龙就给我打电话,让我辞职到他的杂志社做编辑。在很多人看来,甚至在我自己看来,这过于匪夷所思,就算是最离谱的编剧,也不会让一个陌生人在第一通电话里就要求对方辞职别家,千里迢迢地接受一个薪水、待遇远不如从前的职务。但是偏偏他是李玉龙,我是童蓓蓓。
我还是犹豫了。家中父母年纪都大了,身体也不好,我一下子去那么远的地方,二老怎么放心?等我走后,妈妈看着我的床铺、用具、书籍、电脑,却看不到我傻乎乎的面孔;爸爸听着收音机却听不到我的叫声“我回来啦”,他们怎么受得了?何况爸爸的眼睛越来越看不见,基本上只能模糊地看到些光影和轮廓,一旦我离开,他怎么办?妈妈怎么办?
李玉龙计划让我 8 月底就动身去成都,我一直迟迟不能下决定。首先家里全票反对,其次我还真不了解他,甚至想万一遇上人贩子,被卖到山沟沟里,等到十年之后才能回家,呀,老公一个,孩子一堆……太可怕了。他给我的最后期限——9 月 13 日过去了,我也已接手了新的班级 —— 高二(11)班。看着这个班级的学生那一张张洋溢着青春和希望的笑脸,以及那求知若渴的目光,我的心渐渐安定了下来,以为不可能再发生什么意外了。
然而我心里总有一个轻微而清晰的声音在对我说:“走吧,走吧!”和妈妈谈起我内心的苦闷,母女相对垂泪。
就在这个时候,我参加了优质课评比。时隔一个多月后回想起来,那节课上得真是奇烂无比。但是,当时我的自我感觉非常好,所以当得知不能参加上一级比赛的时候,我内心的天平一下子就倾斜了。而妈妈也由此理解了我的处境和痛苦。我整理好一切,静静等候。
9 月 27 日,李玉龙从成都飞到杭州,然后和郭初阳一起来到玉环市,到的时候已是晚上 7 点钟。我们在小饭馆里一直谈到深夜。第二天,他们到我家拜访我父母,同时接我。我们坐上午 11 点的车离开玉环,赶赴杭州,我和李玉龙再从杭州到萧山参加新教育实验区会议。
在萧山的两天里,我见到了卢志文、闫学、干国祥、楼淑建、马玲、朱寅年、陈金铭、高子阳、蒋军晶、刘发建、张祖庆、丁莉莉等一大批人。我静静地看着,听着,被他们的教育热情感染着。我发现自己正走近一个全新的群体,目睹着全新的生命和教育。
9 月的最后一天,我的脚落在了成都的大地上,悲欣交集。
和我同吃、同住、同工作的钱佳音是我的同门师姐,她的指导老师就是我的初中班主任朱华贤老师,于是跟她多了一分亲近。她的个性像阳光一样明亮开朗,动不动就笑得人仰马翻,又喜欢时时掏出笔记本记录我说过的话,作为她的 QQ 留言。她的乐观、豁达冲淡了我的犹豫和疑虑。
国庆期间,魏勇等几个朋友来编辑部,我和钱佳音看着他们忙碌地为我们张罗饭菜,感觉到家人一般的温暖。我知道,我要走的路还很漫长。我的面前是《教师之友》 2004 年的 12 本杂志。我一本一本、一张一张、一行一行地看,上网,查看关于《教师之友》的文字。这是一份怎样的杂志啊,它一点儿一点儿地照亮我心中幽昧的角落,一个个铅字背后那一张张生动的面孔跃然纸上。争执、辩论、陈述、质询,作者们用所有可能的方式进行言说,在言说中探索着无尽的可能。我开始感到恐惧,担心自己无法将这样一份杂志的魅力保持下去,更遑论提升与超越。后来,我给妈妈寄去了一套杂志。妈妈说,这份杂志不错。
辞职,几乎是满怀愧疚。
一想起我的师友、学生、同事和领导,我就满怀愧疚。为了自己的教育理想,我让他们猜测、担忧,让他们无端焦虑,给他们凭空增添了无数的麻烦,我的确是一个很自私的人。老师给我打来电话,以前的校长也给我打来电话,他们担心我的安全,担心我的健康,怕我被人欺负,怕我流离失所。朋友们也牵挂我,问我到底是怎么回事,最后跟上一句“没钱了就说一声”。同事们不清楚我的联系方式,辗转打听之后,给我发来短消息,问我过得好不好。学生在 QQ 里委屈地问我是不是不要他们了,是不是就此抛弃他们了。家长打电话给我父母,问我什么时候才能回去。他们没有抱怨我的自私,反倒给了我真挚的关怀与温暖。我无地自容。
唯一值得庆幸的是,我的告别,不是为了离开,而是为了相聚。
    当年吸引我投身教育的力量,现在依然存在。这些年间,无数人劝我考公务员,我也想过去尝试,但是我做不到。我不能让自己分裂得更加彻底,我不能让生活从下班开始。我的告别,只是为了寻找一个方向,让这股力量更加雄浑有力,更加坚定有序,让这股力量成为沟通现实与理想的桥梁;我的告别,只是为了寻找一种环境,让自我获得更加健全的成长。倘若停留在原地,我的一生必沉陷于无望的挣扎。
    所以,我走。
 
二、死魂灵
回顾教书的九年多时间,我心里充满了感恩与羞愧。
毕业那年,玉环的师专毕业生有几十个,而教师岗位只有三个。在这样的情况下,当时陈屿中学的蒋瑞梁校长在看了我的简历之后,二话没说就同意接收我为陈屿中学的一员。从我投递简历到我参加教职工大会,我没有送过他任何礼品。他处理事务向来干脆利落、条理分明,这在后来的工作过程中我也能充分感受到。去报到那天,车子穿过长长的隧道。隧道顶灯在车内不断投下光斑,又转瞬即逝,我不知道自己将要面对怎样的生活。
第一年当班主任,手忙脚乱自然是意料之中的。我没有任何经验,只能走一步看一步,摸索着前进。终于,班级开始有了起色。一个学年结束,班级被评为学校优秀班级。第二年,因为工作需要,我又回到初一带新的班级。用管理第一个班级的经验来应对新的班级,似乎游刃有余,学校于是让我负责宣传工作。现在想起来,自己错过了一个很好的成长机会,倘若那个时候能够在班级管理上多下功夫,多关注儿童的个体成长,就有可能为将来的个人发展打下坚实的基础。但是那个时候我忙于学校工作,于是简单地让学生进行自我管理。用现在的眼光看,这是一种极不负责的行为。
又一个学年结束,刚好是启用高中语文新教材的 2000 年。我觉得这是一个机会,就主动跑到蒋校长那里,希望能承担高中语文教学的工作。蒋校长在经过一段时间斟酌之后,同意了。我不知道我当时的选择是否正确,我只是为了让自己获得进一步发展的空间。从知识结构来看,学科专业知识、教育学知识、心理学知识和人类文化视野,无论哪一块我都是非常欠缺的。同时,我对自身的探索和了解尚未开始,对师生在教育过程中的角色和地位的理解也不够到位,我甚至将课堂的热闹当作活跃而忽略了学生的精神成长。倘若我继续在初中摸爬滚打,或许能更快地进入教育本身,将自身成长与教育生活融合在一起。这一错过,在很长时间里都不曾被我意识到,直到我离开了玉环,才发现生命中曾经有过这样的契机,却因为功利的目的而被我放弃。
教了两年初中和两年高中之后,我被调到了玉城中学。
    在此不得不提及郑敏锋校长,正是他力排众议,坚持录用我,甚至采用了借调的方式,才使我得以到玉城中学工作。在此过程中,我也没有花费一分钱。我两次工作的安排都没有付出额外的代价,这大概是因为我幸运地遇到了两个好校长吧!
来到玉城中学之后,我在担任班主任和完成两个班的教学任务之外,还承担了学校两份报纸的编辑工作。我用了很多时间去做事,但是很少反思,所以进步不大。因为内心充满了迷茫和厌倦,对于班级,我疏于管理,教学工作也得过且过,只是玩玩网游、看看书,偶尔在K12 论坛上转转。这样的沉沦大概持续了两年。之后,我开始将我的一些经历改编成故事,书写下来,发布在网络上。
感谢凯迪论坛上的网友,他们的鼓励和支持让我完成了叙事中的自我疗伤,我开始重新振作起精神,去面对自己的工作。更感谢我的朋友潘雪洁、陈丽君、林新勇以及黄枫,在我最迷惘的时候,他们一直陪伴在我左右,用坚定、勇毅的友情温暖着我。
这些故事后来被好事者在当地公布并对号入座,让我哭笑不得。然而半年之后,教科室的林致标老师来找我,邀我参加地方教材《学会学习》的编写。他说之所以来找我,是因为那些文章使他相信了我的精神底子和表达能力。这个团队的领队,是市教研室的张丰老师,成员除了林致标老师和我之外,还有王针桂老师。经过大概一年时间的反复琢磨,我们的成果终于出版、发行并在全市初中应用。而编写过程中组员之间的相互启发、鼓励,信息的交流、互动,更让我激奋不已,这几乎是我从教以来从未有过的欣喜和快乐。林致标老师因为长期从事心理辅导工作,并担任心理教育督导,便经常和我谈论心理教育、心理咨询等方面的话题。在谈话的过程中,他的倾听和理解润泽了我,让我逐渐感到轻松、敞亮。心理学向我敞开了另一扇窗户,为我提供了另一种可能的视角。我开始从心理学的角度去审视自己的教育教学工作。我看到了自己在课堂上的独断专行,也看到了自己满堂灌的强迫式教学,更看到了自己对待学生的傲慢与蛮横 —— 很多时候,这种傲慢与蛮横,常常是以热情、温和的方式来表现的。我或许能够做出改变,但是那些被我的粗暴和强硬所击打过的孩子,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走出阴影。
教育极可能是一扇门,但更可能是一堵墙。世界上再没有比教育更加轻盈的翅膀,也再没有比教育更加顽固的牢笼。当我在课堂上讲述“吃人”之可怖的同时,我的嘴角何尝不是血迹斑斑?那种羞愧、不安和无地自容,让我几乎丧失了站在黑板面前的勇气。
然而,我可以用什么去抵御呢?
 
三、远方的召唤
有一次,在去新都的车上,我与李玉龙吵了起来。
“小狐,去上节课!”声音从副驾驶室里传来。
“我不要上课。”我在后座嘟哝。
“做教育的怎么能不上课?”他还没说完,我就嚷了起来:“我不要上课,死也不要上课!”他那个理着平头的大圆脑袋在高高的副驾椅背上左右摇晃了一下,好似要转过头来跟我讲话,却因为太胖,转不过来,只得喘着气说:“你这样是不对的……”他知道我害怕上课,尤其是公开课,所以后来再也没有对我提过这个要求。
只有课堂的教育是残缺的教育,没有课堂的教育也是残缺的教育。虽然我向来对公开课及其评价体制嗤之以鼻,但是不能否认,公开课集中而清晰地暴露了课堂中的问题。我们的公开课太精致、太完美了。授课者用美轮美奂的课件吸引你,用声色并茂的多媒体攫取你,用激情澎湃的朗诵熏陶你,用热烈汹涌的讨论启发你,但是一旦听课者戳破了课堂设计的幻境,他们便会被教师汪洋浩瀚的“内力”生生逼出课堂。因为,在这里,鲜有个体与个体的“交锋”,鲜有精神与精神的对话,鲜有思维对思维的激发。学生不是作为学习的主动者出现在课堂里,而是在观摩一场被精心安排的表演。公开课令我们疲惫,让我们感觉浑身乏力。教育是慢的艺术,需要伺机而动。那些追求“高效率”的现代化技术手段,往往会掩盖灵魂受伤之后的痛楚表情。而这种痛楚或许是今后的智慧、情感和审美都难以化解的。你我或许只能在筚路蓝缕中一点点摸索,从最底层的那块基石开始。
在一个严控的封闭世界里,每个不甘沉沦的人都将成为一座孤岛。然而有人勇敢地走了出去,于荒野攀缘,于悬崖跋涉,用自己的步履生生地踩出了一条可能的路径。当众多行走的脚步交织在一起,用行动逼问可能时,海水会在不知不觉中后退,海面会在不知不觉中下降,此时出现的,或许是广阔的陆地,或许是毒蛇、峭壁。生命中有无数的可能和未知,我们眼下伫立的只能是一个位置,所以我们走。行走是行者的宿命。
老友余欣得知我的决定后,在空间里写道:“她终于放弃了一切,选择继续做一个行者,一无所有地走向未知。是的,我们都是行者。我们并不是不知道停留会带来温暖,顺应时世能享受安逸,但是,当温暖和安逸跟那个永远不变的‘我’对峙的时候,我们会毫不犹豫地选择放弃温暖和安逸。她想了想,终于,也选择了放弃。”
此后经历了汶川大地震和各种神奇的事情,回到杭州。我以为自己是重返袋底洞的比尔博,只能轻抚魔戒,回想过往的种种不可思议。没有想到这只是在食人妖洞穴里的一顿饱餐,我还要迎接更多的上天入地般的惊险。
我进入越读馆。
第一次试着上课,郭初阳就惊呼:“小狐,你不是有将近十年的教龄吗?怎么完全不会教书?”然后就是一连串需要改进的地方。这段时间我产生了严重的自我怀疑:我到底会不会上课?从前上课的经验似乎都用不上了,我开始重新操练上课这件事:怎样观察学生,怎样推进讨论,怎样让大家在短时间内抓住主题,怎样开启羞涩的嘴唇,怎样平息聒噪的舌头,其中的关键是,怎样引导特殊学生,以及怎样向学生传递信息。
与此同时,我开始做课。刚开始,我做的大多是群文主题阅读。其中的关键是发现不同经典文本之间的连接点。这个连接点越符合儿童兴趣、越隐秘、越能激活经验,就越值得成为主题。而“语文性”反倒不是首要考虑的因素,因为文本的经典性决定了语言的质量、密度和含金量。只要是经典文本,其语言必然有值得我们学习之处。只是我们需要选择 —— 学习其哪一方面。我像一只老松鼠,把山核桃交到小松鼠手上,然后教它怎么凿洞、啃裂、掰开,再掏取那浓香扑鼻的果肉。
因此,你可以把这本书看作一个短视频集,里面播放着老松鼠和小松鼠一起吃坚果的故事,不同的坚果有不同的吃法,不同的吃法会带来不同的收获,不同的收获会激起不同的乐趣。
“铃声一响”部分都是吃坚果的场景。仔细观察那个信息球,你会发现它往往来自文本,不同的人会从中挖掘出不同的要素。它在问答之间不断被抛起——扭曲——传递。有时这个球在传递过程中会爆掉,从而使讨论终止;有时我会藏起这个球,并出示另一方面的信息;有时这个球会变成一个炸弹,轰开头脑中的壁垒和碉堡;有时这个球会变成一个按钮,将我们带入更广阔的世界。随着孩子们年龄的增长,基于文本细读的课堂讨论也从感想发展到思辨,孩子们的思维变得越来越严谨。
在这个过程中,尤其要注意的是问题。只要问对了问题,阅读就几乎成功了一半。更重要的是,当你提出一个问题时,你会引出 N 个问题。问题就像破冰船,又像子母弹,所以要珍惜。我不敢说自己在“培养学生的提问能力”,我只能说,我愿意和他们一起躺在没有雾霾的星空下,诚实地袒露自己的无知,然后发出自己稚嫩的声音。当学生提问时,我会让他们的问题成为课堂的一部分。这同样需要操练,因为谁都不喜欢自己既定的路线被打乱,但这些课堂生成的问题来自每个个体的内部,是其个性的表达,代表着他们独特的立场和视角。仔细想想,学生提问对我造成的压力,其实来自“我什么问题都能回答”的骄傲。此时接纳比回答更重要。我惊讶地发现,我可以把这个球抛给别人,因为班级里有好多人都比我聪明、有见识。
“老师一来”的前半部分是我适应越读馆生活、逐渐成为独立教师的琐碎片段;后半部分是同行听我课的感想和记者采访我写的新闻稿。没有玄理宏谈,没有愤慨激扬,也没有博言泛论。这里是一个温暖的所在,是燕子用尾翼剪碎阳光,在白墙上投下的斑驳光点;是薄暮用漂浮的丝发编织成的一张渔网;是醉月用桂花调成的甜酒酿……解甲归田后的山居岁月大约就是这样的吧?同行友好地来听课,你也可以很放松地跟大伙儿开玩笑。在《因阅读而得自由》中,你可以看见我的人生轨迹,也可以理解我为什么钟情于阅读课。
    “书桌一摆”部分都是书评,是全书中最沉重、最艰涩的部分。但没有这部分,也就没有了课堂的轻盈和甜美。成为阅读者,是教授阅读课的前提;自己爱阅读,才能激起他人的阅读兴趣。从这个角度看,做课、上课是相当古旧的:教师将自己擅长的手艺活教给他人。但这恰恰是当下一线教师所缺乏的:他们中的很多人缺乏文本鉴赏能力,无法完成文本细读,只能接受别人传递给他们的既定概念。而因为缺乏深入阅读的能力,他们无法鉴定他人评判的正误。在这一部分文字中,我还对教材、小说、教学实录等不同载体中的部分作品做了分析和评价,如果能给同行一些帮助,将深感欣慰。
最后一部分“去远方”是两位学生和一位好友对我的描述。他们很善良,把我看得很美好。但我心中窃喜,因为我愿意成为那样的人。从“我们走”出发,走向远方——无尽的远方,这也正是我的心愿。
 
 
更多详细内容,更多好书:
请搜索“源创图书”或 扫描微信二维码
 
 
购书电话
---------------------------------
手机:15611547622     QQ:1454575208        
联系人:胡老师
 
源创图书·以出版推动教育进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