源创图书淘宝店
当前位置: 首页 > 给教师 > 教师成长 > 写在讲台边上

最近浏览历史

写在讲台边上

通过一位优秀教师的精神构建史, 探寻教师该如何从内心深处寻求动力、从人类的精神高地汲取养分
  • 作者: 杨斌 著
    出版社: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
  • 出版时间:2018年8月
    定价:49.80元
  • 所属分类:教师成长

 通过一位优秀教师的精神构建史,

探寻教师该如何从内心深处寻求动力、从人类的精神高地汲取养分
 
写在讲台边上
 
杨斌 著
 
 
策    划:源创图书
出    版: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
出版时间:2018年8月
定    价:49.8元
ISBN: 978-7-300-25948-2
 
 
内容简介
 
本书通过一位从乡村走到都市、从讲台走向教育深处的特级教师对中外教育和人文大家如蔡元培、苏霍姆林斯基、叶圣陶、李泽厚等人的阅读和思考,为我们展现了一位优秀教师是如何从内心深处寻求动力、从人类的精神高地汲取养分,并在一种精神历险的过程中,实现对教育的理解的。本书与其说是一本教师的个人文集,不如说是他的精神发展史。无论是书中的随笔、访谈,还是作者已经出版的部分著作的前言、后记,都映射着他多年来对教育尤其是教育美学的思考,也映射着他自始至终所持有的教育理想。
 
 
作者简介
 
杨斌,现任职于江苏省苏州第一中学、江苏省叶圣陶教育思想研究所,语文特级教师、教授级中学高级教师,国务院特殊津贴获得者。曾出版《李泽厚论教育·人生·美——献给中小学教师》《发现语文之美》《教育美学十讲》等。
 
 
目录
 
/吴非
 
|辑一|
星空与岁月
想起了蔡元培
你好,苏霍姆林斯基
梁启超的教师观
陈寅恪和他的两个学生
宗白华的人生散步
春风沂水咏而归
河汾之风,山高水长
冠盖满京华斯人独憔悴
说不清明天的风
相信种子,相信岁月
蘸着自己的血肉写作
发出自己的声音
 
|辑二|
重新发现叶圣陶
和叶圣陶相遇
从小学讲台走出的教育家
重新发现叶圣陶
路径、方向和里程碑
在叶圣陶语文旗帜下重新集结
重塑我们的教育文化
《为人生的教育:名家名师对话叶圣陶》后记
 
|辑三|
走近李泽厚
明月直入无心可猜——初访李泽厚先生散记
李泽厚书房的一副门联
谁是李泽厚
《李泽厚话语》编后记
思量一夕成憔悴
此心安处是吾乡
让思想润泽教育——编书断想
李泽厚的中小学时代
先生之风,山高水长
 
|辑四|
从语文之美到教育美学
《语文美育叙论》绪论
《语文美育叙论》后记
《教师职业幸福的秘密》后记
《发现语文之美》导言
《发现语文之美》后记
《什么是真正的教育:50位大师论教育》导言
借大师之酒杯,浇自家之块垒——答《教师月刊》读者朋友问
走向教育之美
 
后记
 
 
文摘
 
 /吴非
 
用了较长的时间,大致看完杨斌老师的这部书稿,也就进一步理解了他何以能心无旁骛地沉潜于他的世界。本书有相当篇幅是杨斌老师围绕个人阅读和编著的述说,从中可以看出他的志趣所在。我读过杨斌老师编选的几本书,了解他关注的问题,而如他所言,他在编著过程中所获得的愉快,也许不是所有人都能体会得到的。
合格的教师总是把思考和学习当作自由呼吸,杨斌老师就是这样不倦地研究问题的。此前我对他的了解,是基于他从不人云亦云,总能依据基本规律和常识去思考和判断,对教育界一些现象和问题保持独有的敏感。读他的著述,很敬佩他的识见。
敬畏常识让杨斌老师有使命感,把教学和研究问题当作一种文化责任。教师是古老的职业,教学也并不神秘。教育界本当比较安静,只要学校按照教育规律办学,教师遵守教育常识,有自觉的学习意识,提高专业素养,教学也就不至于那样艰深,教师也不至于那样辛劳。“教书者”自己是读书人,教书的同时也和学生一样读书,这是职业特征,也应当是教师的生活方式。教师的读书纯粹是个人的事,是“为自己的阅读”。我看杨斌老师的读书,凭的就是个人趣味,乐此不疲,他对蔡元培、叶圣陶诸贤的研究,对宗白华的重新认识,与李泽厚的对话访谈,完全是由着读书的兴味,而他在这样的阅读中,提升了自己的职业认知。
这里特别想说说杨斌老师的叶圣陶研究。从他选编叶圣陶著述的眼光和相关研究文章中,可以看出他对前辈教育家开创性的工作有足够的认识,他的研究超出了一般意义上的教学需求。近几十年来语文教育界争论不休的一些问题,早在20世纪二三十年代,在叶圣陶一辈学者那里,就有了明确的阐述。杨斌老师以他安静的阅读为自己打底子的同时,视野所及,上溯百年语文教育史和美育教育史。他不遗余力地介绍叶圣陶诸贤的教育思想,做有益公众的普及工作。他几乎带着宗教般的激情,同时带着理性的思考,对当下的浮躁之风给以冷峻的批判。他在书中所言“走出学科”,意在于学科教学中追寻更高的教育境界,而不愿纠缠于学科内部的争论。其实,只要我们冷静思考,就可以发现,学科内部长期解决不了的矛盾,往往不是学科内部乃至教育范畴的问题,思考者只有拓展视野,在更高层面深刻思考,才有可能辨清教育所面临的难题。研究学科教育史,了解一百多年来基础教育发生过什么、有过什么样的主张、教育家的思考以及他们的成就,庶几能弄清职业责任,不闹笑话,做成一些实实在在的事。
我之所以推崇杨斌老师的安静,乃是因为这一二十年来教育界虽然风起云涌,鼓角动地,但并未见多大的进步,往往是“进一步退两步”,甚至如鲁迅说的“改革一两,反动十斤”(鲁迅《习惯与改革》)。诸如应试教育如此强势而花样翻新,小学教育麻烦层出不穷,是三十年前无论如何也想不到的。在乱象丛生的局面下,也有相当一部分教师保持着清醒,这就不能不靠他们个人的精神追求和职业素养了。教师要保持良好的抑或是正常的职业状态,唯一的办法,也许只能是读自己的书,思考自己感兴趣的问题,以之为精神支柱。杨斌老师对美育的探究,即是最好的证明。在大多数人尚未认识到美育的存在价值的情况下,杨斌老师已经在潜心钻研这个大问题了。我能想象杨斌老师在探索路上的寂寞和孤独。学校教育必须有高贵的精神追求,有美的熏陶,没有精神的成长,教育则不存在。
从本书可以大致看出杨斌老师的美学追求之路——从苏北平原的灌河边,到古城苏州,由讴歌故乡的青年,成长为沉静的思想者。一个人的探寻,一个人的独步。这样的存在,给立于讲台上的教师以重要的启示。我感到,如果教师能超越职业需求,醉心于某方面的研究,必是一件有趣味的事。杨斌老师对李泽厚的研究,如痴如醉,三十多年持续未绝,在润泽了个人精神生活的同时,也丰富了教育教学智慧。
杨斌老师曾说,他主张“只做不说”或“先做后说”的原则,于是我们看到了一位踏踏实实教书、读书,扎扎实实研究问题的教师。教师沉潜于独立阅读和独立思考,这种乐境,大约再没有什么可以超越的了。
是为序。
 
 
 
后记
 
 
法国后印象派画家高更晚年有一幅名作,其标题是:“我们从哪里来?我们是谁?我们到哪里去?”我不懂画,这是我从李泽厚的哲学名著《人类学历史本体论》(天津社会科学院出版社2008年版)的封面上看来的。当时有些惊诧,但也没仔细追问,只是觉得画面颇有些历史感。直到前不久读到李先生的《答高更三问》,方知这三问原来是哲学的本原问题,恰好对应了他所要探究的人类命运问题。李先生说,2015年10月,他参加在夏威夷举行的“李泽厚与儒学哲学”国际研讨会时,是直接把这本书的封面撕下来带到会议上让大家看的。呵呵,大家就是大家,够潇洒的!
这些当然与本书没有任何关系。我在这里扯上这些,也并非想和哲学或者艺术做什么附会。我只是看上了作为画题的那几个字——“我们从哪里来?我们是谁?我们到哪里去?”。这几个字大概就是促使我编选这本书的初始缘由。站了几十年讲台,对教育教学,我到底积淀下了哪些真正属于自己的感悟和收获?讲台的边界不仅在教室里,支撑讲台的地基还有哪些?近些年大大小小也出了十多本书,我到底言说了什么?为什么要如此言说?这些言说背后的理据和逻辑又是什么?无论是教学还是著述,本质上都是教师作为一个人的生命活动,无可避免的是人的生命意识会充盈其间,那么,我的心路历程如何,思想轨迹怎样?我留下了哪些精神的烙印?等等。本书中的这些文字,大致可以对此做个粗浅的说明和解释。
近年来流行一个热词:不忘初心。的确,对我是谁、我从何处来的追问,从某种意义上讲,正是对自己初心的一次回眸。回望是为了前瞻。不忘初心,方能踏实前行。
本书“星空与岁月”一辑,部分摘自自己的读书笔记,还有几篇是近年发表的个人成长记录,合在一起,算是成长路上的雪泥鸿爪吧。多年来有一个习惯,就是每读到一本重要的书,都要在书中圈圈画画,尽力留下一些体会心得,形式不拘,聊胜于无。“重新发现叶圣陶”一辑,是我编选的几本有关叶圣陶和民国教育图书的前言、后记,作为叶圣陶母校的一名教育工作者,我感到这是我的职责所在,也是十年“叶研”的些许成果,但在我心中,我又早已超越了这一点。我是把叶圣陶作为民国教育的一个代表性符号展开研究的,于是,就有了“民国教育八大家”“民国语文三大家”之说。明乎此,才是真正理解了重新发现叶圣陶的深刻意蕴所在。“都云作者痴,谁解其中味?”在叶圣陶研究问题上,我也有此一叹!和李泽厚相遇,是我人生的一大幸运。此中意味,非个中人无法体会。仔细想来,李先生的联系电话,我揣在身边好久却一直没有使用,可为什么会在那一刻悄然拨响?这恐怕与当时失声了的嗓子时好时坏、反反复复,心情极其黯淡、需要排遣和释放有关。编此一辑留作纪念,更多的故事还在后面。当然,坦率地说,“重新发现叶圣陶”“走近李泽厚”这两辑文字,也是在更深层面上回答了我是谁、我从哪里来的问题。第四辑“从语文之美到教育美学”,是对自己所谓教学思想(姑且叫作思想吧)形成过程的记录。从1980年代开始,学习、践行语文之美几乎贯串了我教学生涯的大半。庆幸的是,尽管在应试教育的烽火硝烟中穿越多年,我尚能对语文教育保有一份温情和诗意,并且没有仅仅停留在学科教学层面,去弄那些与我们美好母语相去甚远的东西,而是把学科教育中的感悟所得推及整个教育,让视野和意境都得以拓展和提升。这种探索的效果究竟如何?留待方家评说。我所能说的,只有一句话:相信种子,相信岁月。
环顾喧嚣浮躁的现实环境,有机会驻足想一想,理一理被风吹乱了的思绪,不啻是一贴清凉剂。感谢源创图书的吴法源先生、王小庆先生,让我有这样一个回望和梳理的机会,将著作之外的零散文字汇集起来,不致散佚,且又比较清晰地呈现一路走来的足迹;感谢王栋生(吴非)老师,尽管患有严重的眼疾,却仍费力看完了我的书稿,还写来了意蕴深长的序言,为本书增色不少。说实话,在是否请栋生老师作序这个问题上,我一直是犹豫再三、于心不忍。王老师的眼疾我是知道的,他阅读和写作都十分吃力,但是我又十分希望王老师能写上几句,让他知道,他的那一声“不跪着教书”的呐喊,是如何激励着许许多多的教育同仁的。先生并不孤单!
舛误之处,欢迎读者朋友不吝赐教!
 
 
更多详细内容,更多好书:

请搜索“源创图书”或 扫描微信二维码

学校团购,折扣优惠。

购书电话: 15611547622

QQ1454575208  

联系人:胡老师

 

出 品:北京源创教育研究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