源创图书淘宝店
当前位置: 首页 > 给教师 > 教师成长 > 教书 • 读书

教书 • 读书

一天天教书,一天天读书, “教”“读”相长。
  • 作者: 冷玉斌 著
    出版社: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
  • 出版时间:2017年7月
    定价:39.80元
  • 所属分类:教师成长

教书·读书

 

冷玉斌 

 

    划:源创图书

    版: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

出版时间:20177

    价:39.80

I S B N : 9787-300-234711

  

名家推荐

 

认识冷玉斌老师多年,一切有关他的信息,都是读书和教书的事,人世间的喧嚣浮躁,扰不了玉斌老师沉静的心。学生必须跟真正的读书人在一起,才有可能获得教养;一生中有几盏灯始终亮着,良好的习惯就能延续到永久。我想,在很久很久以后,当那些学生回望童年时,仍然会看到读书人冷玉斌老师点亮的灯。

——《致青年教师》作者、退休教师 吴 非

 

冷玉斌老师是纯粹的读书人,读得多,读得活,读得透。读之余又勤于写,他的文章厚实深远,满纸赤诚,读来受益良多。

——《教书记》作者、小学教师 朱 煜

 

用十年光阴,冷玉斌老师写出这本火热的书。此书教人热爱,也让人冷静;值得轻抚,更值得细读。

——《一个独立教师的语文之旅》作者、“越读馆”创始人 郭初阳

 

冷玉斌老师的教书,浸润着对孩子的温情、对人性的尊重;他的读书功力,来自一天天的积累,一篇篇的锤炼。更令我钦佩的是,他的文字非常明亮,既有哲学的关照,也有生命的脉动,好看,耐思。

——《被遗忘的烛光》主编、“大地良师”互学计划发起人 王丽琴

 

内容简介

教师的专业成长,归根到底决定于两件事。一是实践与反思,即“教书”,二是学习与汲取,即“读书”。“

着眼于此,本书精选冷玉斌老师教书与读书之文近30篇,有教育随笔、教学反思、教材解读、读书札记、童书评论等,案例丰富,内容多样;既有专注学科的思虑,也有面向教育的言说,更有落脚人生的省察,视角独特,思考独到。

作者记教书事,述读书味,冷眼热心,笔端常带温情与善意。冷老师 “教”“读”相长,极具借鉴价值。

本书适合中小学教师培训与阅读,是教师专业成长的优秀读本,也适合教育管理者阅读。

 

作者简介

冷玉斌,小学语文教学专家,“国培计划”北京大学小学语文课程开发及教学指导专家。中国教育报“2015年度推动读书十大人物”。参与编写《新经典·日日诵》《我的母语课》《新语文读本》等。

 

 

 

序 一天天读书,一天天教书

 

上篇 教书

 

第一辑 教育行走

新生小寒

猪小妹的芭蕾课

教育,可能性的艺术

找到一条合适的路

细说“儿童新闻”

漫步云端

献出更多教育的善意

 

第二辑 语文光亮

追寻有智慧的阅读

聆听文本内部的声音——《孙中山破陋习》教学三题

从“好教不好教”看教材选文标准兼及其他

却向教材觅“儿童”

做妈妈是一件很复杂的事——《蘑菇该奖给谁》四题

《小鹰学飞》三题

“一起寻找圣诞老人”教学赏析

 

下篇 读书

 

第一辑 经典味道

和洛克一起,缓缓前行

癸巳伏日读书小札

新春做伴好读书

在书中小站片刻

学习善良

当我们谈论雷夫时我们在谈论什么

经历“具体的阅读过程”

 

第二辑 童书绿荫

最好的时光

一寸一寸好人生

向着梦想那方

底层的珍珠

他的启蒙,你的童年

把世界带给孩子

 

后 记

 

 

 

             一天天读书,一天天教书

 

冷玉斌是我的好友。他憨厚而低调,于是他很容易被人遗忘。

可就是这样一位不起眼的小伙子,竟是教育部“国培计划”北京大学小学语文课程开发及教学指导专家。

如果你读了他参与编写的《救救孩子:小学语文教材批判》,你就不得不为他对教材的深邃理解而折服;如果你浏览了他主编的《家庭学校》,你就不得不为他的教育视野而喝彩。他还主持了“‘亲近母语’儿童哲学课程研究”课题,担任《基础教育课程》杂志的小学语文培训学科顾问……

 

献出更多教育的善意

一直以来,冷玉斌都在江苏省兴化市的一个小镇生活、教书。

他目睹了村小被撤并、学生长期留守且身心成长受阻等令人痛心的景象。看着自己班上的孩子,他常常不自觉地感到难过。当一些孩子穷得还在为一本五毛钱的本子哭泣时,他感到,所有的教育都难有成果。

于是,畏缩、自卑、短视随之而起。

冷玉斌也不例外,他也无望、无助过,也焦虑、忧伤、慌张过。

可是,乡村何辜?于是他选择了阅读,他坚信能够在阅读中获得力量和自信,也坚信能够在阅读中构筑一个心中的广袤世界。

他读到王小妮《上课记》序言中的一段话:“在今天,一个自认的好人总不能什么也不做,总不能继续束手待亡。哪怕多数人都在侧目观望,认为我做的这些全无意义,渺小微弱,甚至是飞蛾扑火。如果它完全是徒劳的,也要让这徒劳发生。”这时,他忽然明白,在乡村,在这个时代,他所做的、所说的,即使是徒劳的,但在发生的那一刻,依然有它深远的意义。于是,他说,“总得有人去擦星星”,“即使你不见得就能擦亮星星,但对星星而言,这种被爱的温暖,还是可贵的”。

是的,的确可贵。因为有了阅读,他挺住了。阅读,尤其是和孩子们一起阅读,使他安定了下来,让他明白了自己的身份和定位,悟出了“理想的教育无非是师与生都成长为真正的人”这个道理。

其实,冷玉斌所做的,无非是些琐事。

比如,因为自己喜欢读书,他便也希望学生能通过阅读拓展眼界,增长见识,让他们向着明亮那方发展。他开过童书讲堂,每周一次;也曾设法下载好的儿童影片,在班上和学生一起欣赏。从2004年开始,他在自己班上开始了儿童文学作品的介绍与导读。最初的做法很简单,就是大声读给孩子们听。读书过程中,学生们一阵欢笑接着一阵欢笑。在大声读之外,他还尝试进行师生共读,然后围绕一本书展开讨论并撰写笔记,制作个人读书卡和读书小报。他在教室墙上贴上了一张大白纸,纸上写有全班同学的名字,每个名字后面是一节火车头。学生每读完一本书,汇报之后就可以在自己的火车头后添上一节小车厢。今天他还记得,一位姓许的学生在一个学期内,火车头后面的小车厢从无到有,达到了近40节。

“那是最好的阅读时光。”每当回忆起这些时,他就兴高采烈。

这些做法,他始终在坚持,故尤令人钦佩。虽然是小事工程,但积细流成江海,积跬步达万里,数年下来,对学生的影响,不可小觑。

在教育孩子的过程中,他一直坚持与学生进行“人”的交往,而不仅仅是知识的传递。冷玉斌认为,教育须更偏重于生活、精神和灵魂。因而,他更希望自己能成为孩子的朋友与向导。与学生一起聊聊天,谈谈心,开故事会,一起到学校草坪上享受阳光,享受阅读,这些事情多么美好!在一本书里,一名学生说他的国文老师“只是静静地看着我,读我的文章,并在适当的时刻让我知道,他正在看着”。冷玉斌说,他要的就是这种生活状态。

“我还是相信,生活并非命运,我可以学特蕾莎修女,怀着一颗伟大的心,做细小的事情,用自己的爱和关怀,给乡村更多教育的善意。”在《献出更多教育的善意》一文中,冷玉斌如是说。这大约就是他作为一个教师的责任,也是作为一个读书人的良知。

 

阅读意味着发现联系

冷玉斌痴迷读书,“有时一个专题一个专题地读,有时逢着喜欢的就拿来读”。当然,他也有特别专注的,比如对儿童文学,他就特别感兴趣,并有意识地收集书籍,现在,手头已经收集了儿童文学书2000多册;对图画书,他更加着迷。

总有人会问:“你平时这么忙,如何能看这么多书?”冷玉斌说他读书的速度很快,而且也不见得把书一页页翻完,因为很多时候,他是随着问题读的。

当一个人以读书为生活时,有时会陷入孤苦之中。

在一篇谈读书的文章中,他这样写道:“夜是静的,我与书之间,只存在一种微微的温凉之意,执卷在手,仿佛握住全部的自己……我一向认为,想要坚持长时段的个人化阅读,一定得保持必要的孤独,假期喧嚣,尤需如此。”

相信天下大多数读书人,都会将这种孤独当作一种私有的幸福。可是,在一次谈话中,我还是不合时宜地问了他一句:“你想靠读书来改变教育,是不是一厢情愿?”

冷玉斌无奈地笑笑:“从没这么想过。”

冷玉斌不亦乐乎地走在教师阅读的路上,因为读书给了他丰富的精神养分,而且这种养分不光滋养着他,也滋养着他身边的人。一天天教书,一天天读书,孩子经由这样的陪伴,也许便有了一个远大前程。所以说,教师的阅读,看似没有即刻的功利,实则却是一种对未来长久负责的体现。一位教师为学生提供的最珍贵的服务之一,就是将他们从一本书带往另一本书。所以,许多时候,阅读的力量甚于教书。

不仅如此,冷玉斌的爱读书,也在潜移默化中影响着他周围的老师。早在2006年,他就和同事组织了“远流”读书会,举办沙龙和专题讲演,以阅读影响了很多青年教师。

当时,大家一起读教育、教学类的书,如各种教育经典;读文史类的书,如叶嘉莹和朱光潜的著作。当然,儿童文学是重点,像《窗边的小豆豆》《夏洛的网》等,几乎人手一册,他们希望借此触摸孩子的心灵。

“共读”产生了令人愉悦的效果。冷玉斌说,他最开心的事就是发现推荐的某本书恰好与某位老师“尺码相同”。

 

在宁静中阅读、思考

不少朋友都劝冷玉斌“赶快出来”,他若有所思地说:“自己的确在考虑这个问题。”然而几年过去了,他依旧在小镇上自得其乐。

不是说他没有向外的心思。自受邀成为《家庭学校》的主编以来,他不负众望,“今天我们如何读经”“儿童与网络”“儿童与哲学”“儿童的艺术教育”等几个专题观点独到,让读者耳目一新;他在各处做的报告、撰写的文字,也发人深省。但他说:“我一直都过得很安乐,不想与家人分开,最主要的是,虽然这个地方条件差,但可以拥有研究与思考的自由,可以比较安心地读些书、想些问题。”

  原来,相对落后的小镇,在冷玉斌看来,却是宁静而自由的宝地。当然,更重要的,或许是因为那里有着他所放心不下的孩子。这便是他的视野和境界。“心有多大,地有多宽。”我问他:“如果给你足够的时间和空间,你会做什么?”冷玉斌不假思索地回答:“我想开一间书店;一家三口常常旅行。”

王小庆

2017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