源创图书淘宝店
当前位置: 首页 > 首页频道 > 书评/书摘 > 怎样教语文重要吗?

最近浏览历史

怎样教语文重要吗?
肖培东 / 2018-04-10

 

 

  怎么样教语文重要吗?好像不重要。

 

你看,如果把我们20 世纪80 年代语文老师的课堂移到今天的教学手术台上解剖,可能多会被判不合格 —— 没有精彩的导入,没有环环相扣的推进,没有充满悬念的等待,没有鲜亮地激活思维的主问题……

 

在我的记忆中,这些,似乎都没有。“生本”“生成”“主体”“建构”“解读”等漫游在当下语文圈里的热词,那个时代似乎都没有。

 

我的老师给我们讲鲁迅,讲百草园里的封建痕迹,讲老山界上的革命火种,讲中国石拱桥里的人民智慧,讲得无比动容,无比真情。我们站起来回答的,多是段落大意、中心思想。老师紧盯着我们抄写、背书,对语言文字的记忆和运用可谓常抓不懈。在老师的讲解(这种讲解现在看来很像是灌输)中,我爱上了文学,爱上了写作,爱上了那些美丽的词句。

 

那时,老师可以脱稿讲一大段精彩的话,他们的表情是如此真诚,绝没有时下流行的煽情。那时的课堂常常是这样的:开始的时候平平淡淡,你觉不出精彩,可是听着听着,被吸引了,被感染了,再慢慢地,你甚至不希望下课铃声响起,你想听出山水、听出风云……在老师的催促下,我忙着做摘抄、做笔记,中学几年,我抄了一本又一本,读了一本再一本。

 

今天,当我想用时尚的语文热词去辩驳过去承受的语文学习之苦时,我突然发现,就是那样拘谨甚至有些死板的教学,在那个知识贫瘠的时代,给我的现在和未来多少预留了一点文学的气息。现在想来,一个语文老师讲得好、讲得生动,磁针一样吸引学生走进文学花圃去徜徉,是多么重要的人生引领。

 

而今天的我们,内在缺陷明显,语文积淀浅薄,却在大模大样地宣讲语文教学的这方法、那理念,还风风光光地一路张贴自己的贫瘠。浮躁的年代里,人们只着意于粉墨登场的耀眼光环,却难如静水流深般勤做耕耘。我们,其实是在辜负语文的年华。

 

最重要的是,对于教语文,你准备好了什么?

 

有时,我很怀念过去的课堂,怀念我的老师一课讲到底的精彩连贯。他如说书人一般,把文章的精髓渗透到你的心里,然后,你会跌跌撞撞地回家央求父母给你买这本书。小学三年级时,我的父亲狠下心给我买来三块多钱一套的《水浒传》,就是拜老师的语文课所赐。如果,今天,我们的讲解能够达到这样的效果,能够激发学生读书的激情,没有这样那样的教学模式、教学方法又能怎样?

 

教语文,最重要的是给孩子一颗文学的心、一颗神往阅读的灵魂。

 

语文学习与人生经验密不可分。我常常反思,我的课似乎还过得去,多少能收获几声赞美,可是,我这样的一两节课,真的能带给孩子们什么改变吗?真的在学生的心头种下语文的种子了吗?没有!渐入佳境的语文教学必须是学生的主动阅读,正如朱自强先生所说:“在本质上,在语文教育中,学生学习的不是语言,而是学习通过语言建构心智世界的能力。”

 

什么理想课堂,什么生态课堂,其实都不如老老实实打下自己深厚的语文功底,再来切切实实地影响你的学生,让他们真真切切地爱上语文,爱上你的语文课堂。

 

怎样教语文重要吗?真的又很重要。

 

如果不重要,如果没有原则,语文教学就会乱,就会失去维护。强调其重要,是希望我们能“将课文深刻的思想内容和学生的生活打通,让他们轻松地感悟课文内容”(李镇西)。于漪老师多次提醒我们:“教师须建设教学人生。”她说:“为什么我们的课不能刻骨铭心?不能震撼学生的心灵?不能打动他们心灵深处的一隅?就是因为我们往往是泛阅读,是在文字的表面游移。”

 

在个性激扬的年代,我们急于给自己找到一条成名的捷径;在功利的时代,语文教学不可避免成了帮人走出狭窄、冷僻和贫瘠的成名工具。于是,八仙过海,各显神通,很多人将心思都放在五花八门的个人秀上,各种教法花样频出却不得其旨。我们看不懂语文课,其实是看不懂我们自己的心。我们让课堂充满了斑斓迷离,其实是我们自己在这个世界面前失魂落魄。对语文,对教学,我们缺少冷静的审视,更缺少自省和修炼。

 

郑逸农老师曾写下过这样的反思:“我与王尚文先生那一代语文教师相比,已经是不合格的了,但我的本科生和研究生,语文水平继续弱化,这样下去,语文教育的明天在哪里?”我看了极其震撼。

 

我读过高中语文老师写的书,语言功底深厚,朴素有内涵,深刻又畅达。再想想于漪、钱梦龙老师那代人,他们学历并不高,可是诗词书画都能信手拈来,气质儒雅,风姿翩翩,襟袖飞扬间都是语文气息,课堂上洋溢着语文教学的智慧。

 

他们有着纯正的教学路径,有着灵活的教学方法,有着真诚的教学理想,而我们这代人的语文基础多是一般,却总是好大喜功,喜欢标新立异。只求外在光鲜,忽视自我修炼,不朝语文内心走,不是针对语言文字去教,不是因着学生发展去教,虽姿态绚烂,终究只能与语文渐行渐远。

 

正所谓“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正如于漪老师所说:“教课,第一要研究语文和语文教材,第二要研究学生。”“语文教学不仅需要知识,而且需要智慧。智慧的起点就是思考。”只有知道语文是怎么一回事,理解教学是怎么一回事,丰富自己的文化素养、道德情操、审美气质等,砥砺语文教学技艺,深入浅出地教出语文真味,才能慢慢走向心中的语文风景。

 

迷失了方向的出发,走得再远都是迷路。

 

怎样教语文不重要,只要你教的是真实的语文;怎样教语文很重要,我们要回归到语文的岸上。

 

满堂讲固然不理想,但你可先思考,你能讲出满堂的精彩吗?满堂问我们要反对,但你可先思考,你能问出语文的深刻与灵动吗?李镇西老师说得很幽默、很在理:一个真正有学问、有情趣的教师,无论他怎么教,哪怕有时候“满堂灌”,都叫“素质教育”。

 

所有的否定都不能着急,而我们对自己的反思则决不可延迟。陈平原先生说:“语文教学的特点是慢热、恒温,不适合爆炒、猛煎,就像广东人煲汤那样,需要的是时间和耐心。从这个意义上讲,语文说难也难,说容易也很容易。问题在于,心态要摆正,不能太急。”

 

语文教学似山,求一种厚实;似水,讲一种灵动。深刻切题的解读、灵活适合的教学,以及真诚的态度和睿智的思考,都是我们要努力追求的语文教学因子。朝向语文,朝向心灵,我们要张贴的课堂教学标签只有一个 ——“语文”。

 

还是做好语文和我们的思考吧,让自觉和忧患成为我们的共同意识!

 

听听三毛写的这首歌吧,那是我们心里的“梦田”:

 

每个人心里一亩一亩田

每个人心里一个一个梦

一颗呀一颗种子

是我心里的一亩田

用它来种什么,用它来种什么

种桃种李种春风

开尽梨花春又来

那是我心里一亩一亩田

那是我心里一个不醒的梦

 

本文选自源创图书《教育的美好姿态》,肖培东著,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