源创图书淘宝店
当前位置: 首页 > 首页频道 > 书评/书摘 > 沈丽新:让学生看见你的爱

最近浏览历史

沈丽新:让学生看见你的爱
沈丽新 / 2017-08-18

如果不下雨,去餐厅的路上我会放任孩子们一路嘻嘻哈哈,直到进入餐厅后孩子们会自动安静下来。而下雨天去餐厅的路就相当曲折了,我们得从北部的教学楼穿过居中的行政楼,再往南部的教学楼走。然后从一条连廊下面进入餐厅,再从餐厅内部的小楼梯转到二楼。在大家进入行政楼前,我总是轻轻地提醒:“办公楼里还有老师在办公呢,大家要保持安静,不要打扰他人。”
 
和我搭班的语文老师是学校的中层干部,孩子们都知道,但是我总是称呼他为“宋老师”,而不是“宋主任”。
 
学校经常会发通知:“明天有某某级别某某领导来校视察,今天各班必须大扫除并美化教室,要通过德育处的检查。班主任要强调学生必须主动跟领导打招呼。明天所有学生一定要穿校服。”我总是只跟孩子们宣布:“明天有客人老师来参观,我们要做些准备工作迎接客人来访。”
 
身为教师,而且是班主任,我尤其在意保护孩子们在成长过程中少受功利、官职、等级诸如此类的世俗影响,让他们的心灵保持纯净,让他们成长得更自然,更像孩子。
 
所以,在下雨天大家不得不穿过行政楼的时候,我只提醒孩子们“不打扰他人”,而从来不会说“不要让校长看到我们班纪律不好”。这样说会让孩子很容易理解成“校长看不到的时候纪律可以松懈一些”。前面所说是一个人从孩子成长为公民应该具备的良好素养,而后面所说只是在培养媚上、弄虚作假的恶习。

所以,在孩子们面前,我对身为学校中层干部的同事始终保持应有的尊重与礼貌,但不会有刻意的“官称”。倘若我的搭班老师是特级教师,我也绝不会称呼他为“某特”,而依然是“某老师”。我希望孩子们感受到人与人之间的平等。即便对方是行政领导或者特级教师,大家都是同事,人格上彼此平等。我希望孩子能够因此领会到:对职位比自己高、能力比自己强的人,也只需要保持尊重与礼貌即可,没有必要妄自菲薄。
 
所以,有上级领导来校视察,我只简化为“有客人老师来参观”,并启发孩子们讨论:家里要来客人之前,妈妈会怎么做,怎么教育我们?在讨论之后,我会表达我的看法:“把家里收拾干净,穿上新衣服,客厅里特别买一束花,拿出不常用的精美茶具,这既能在客人面前呈现自己家最好的一面,也是对客人的尊重。这是正确的待客之道。如果家里乱糟糟的,既丢自己的脸,也会让客人觉得不受欢迎,容易产生误会。

明天学校也有客人来,我们应该像招待家里的客人一样对待来学校参观的客人。”在这样的解说下,孩子们愿意去大扫除,去用心布置教室,也会在见到客人老师的时候热情有礼地打招呼。
 
人能否成长为有独立思想的公民,不媚上欺下,在无人监督的时候依然坚持原则、遵守公共秩序与道德,一定与他们的童年有关。我希望,在自己力所能及的范围内,保护这些孩子的童年。我不愿意他们在童年里有这样的感受:把事情做好、行为举止表现好是为了取悦他人,只要不会被查到或者在别人看不见的地方就可以换一套要求与标准。
 

 

 

 

1
不用“评优争先”做行为标准,培养学生内心认同的习惯

 

 

 

 
在取得一定成绩后被评为“优秀”与“先进”的确是喜事,但这不该是教师培养学生养成良好习惯的初衷。我从不跟孩子们提起学校有文明班级评比这件事。“在合适的时间或地点做合适的事”,是我们的班规,我很注意在各种细节上提醒孩子们遵守这条班规,从而培养学生行为举止要得体。
 
我班孩子每天进入餐厅的时候,会自觉地将音量放低,而且所有孩子都是缓步走向自己的餐桌的。这个现象被其他同事赞叹过。我从来不提“学校德育处会派人来根据学生的用餐秩序为班级打分”,不然只要班主任稍一疏忽,所谓的违纪现象——狂奔扑向餐桌的现象就会时常发生。

我自始至终只是反复强调“餐厅不是奔跑的地方,操场才是。而且,在餐厅奔跑有可能因为地面较滑导致自己或他人摔倒,甚至受伤”。这样的强调会让孩子从内心真正认同“不在餐厅奔跑”的规则并遵守,无论我是否在场,是否注意到每一个孩子。
 
学校也有检查教室卫生并打分的条例,但我从来不跟孩子们提这个事。我每天早上、课间都会多次去整理讲台以及三科教师批改作业的三张小课桌,让孩子们看到教师在教室里的“个人属地”始终整齐有序,使之成为孩子们自律的范本。我会在晨会课上感谢把教室打扫得特别好的值日生小组:“谢谢你们昨天把教室打扫得特别整洁,今天进教室的时候我的心情非常愉快。我问了几个同学,大家也说教室干净了心情特别好。”

这样的感谢次数多了,保持教室(甚至公共场所)卫生的意义会深入孩子们的内心。反之,如果长期用“评优争先”的规则来要求孩子打扫教室,长此以往,孩子会将打扫教室的意义理解成“为了班级卫生成绩不被扣分”,那么一旦身处没有“扣分”的环境中,他们很容易会松懈——大街上、公园里、广场上随处可见的垃圾大概就是这样产生的。
 

 

 

 

2
不用“取悦他人”做道德要求,有自己的准则并奉行不悖

 

 

 

 
孩子在年幼的时候,会开始学会做些事情来取悦他人。有的孩子喜欢在客人来访的时候朗诵诗歌、演奏乐器或者跳舞,以期得到客人的赞美;有的孩子在老师在场的时候做值日特别认真,或者在被老师注意到的瞬间突然挺直腰板。这都不是坏事,却值得警惕。

如果孩子迷恋于他人的赞美与表扬,一旦赞美或者表扬稀疏,他们就容易找不到继续努力的动力。孩子学习各种才艺,应该是源自享受艺术本身的魅力;孩子遵守规则,也应该是内心真正的认同,而不是为了得到表扬。
 
如果孩子养成做事“取悦他人”的习惯,长此以往,会给他们的成长带来巨大压力。这样的孩子,长大后容易成为备感沮丧甚至厌恶工作的人。
 
所以,察觉到孩子有取悦他人的倾向的时候,教师要注意引导。“你上课坐得那么端正,我想你一定在认真听讲。今天课上讲的知识你一定都掌握了吧?”这样的句子可以替代“你上课坐得那么端正,应该表扬!”这句话可以让学生理解为:上课坐端正是一个认真听课的学生应该有的表现,跟是否能得到老师的表扬毫无关系。教师一直注意这样引导,学生才有可能不再用“取悦他人”作为自己的道德要求,才会有自己的行为准则,并奉行不悖。
 

 

 

 

3
不用“反对规则”做个性目标,培养学生理解、妥协的能力

 

 

 


不刻意取悦领导,并不意味着动辄去反对规则。教师在引导学生不取悦领导的同时,也要注意不放任学生的过于自我。在学生们不喜欢的事情与规则面前,教师要注意引导学生去换位思考,去理解。
 
学校为了举办儿童节的新队员入队仪式,德育处安排五、六、七三个年级的学生给一年级的学生一对一系上新红领巾。因为人数众多,入队仪式上各班的站位与平时升旗仪式的站位相比有所调整,而且只能利用大课间时间,所以,在大操场上连续进行了三天彩排。刚巧那三天气温特别高,作为旁观者的其他年级的学生每天要在太阳底下站半个多小时,的确有些无聊。

到第三天的时候,班上有一个男孩忍不住愤愤地问我:“老师,德育处老师为什么要我们这样站三天?”面对这样的质问,我没有用“集会时间不许说话”来简单粗暴地打发他,但我也不会放任他内心的不满之情、抱怨之心不管,更不会为了得到孩子的更多认同而简单附和——那都是在姑息、放任孩子动辄用“反对规则”来耍个性。

我认真地解释:“我也不喜欢这样的彩排。天气很热,我们又没有安排到活动。但是,对赠送红领巾的哥哥、姐姐和接受红领巾的弟弟、妹妹来说,这个儿童节一定是有特殊意义的。为了那天的活动更加有序,所以我们其他年级也要配合,好让负责老师确认各班的站位、进出场时间等都恰到好处。很多时候,我们对不喜欢的事情也要理解并支持。说不定明年你们也有机会亲手给一年级的弟弟、妹妹佩戴红领巾,那是多么有意义的一件事!我想你们也会很期待别的年级都能够理解并配合你们一起彩排。”这个孩子听后笑了,一副恍然大悟的模样。
 
教师可以在孩子们面前真实地表达“我也不喜欢这件事情或这个规定”,但是更需要向孩子传达“很多时候自己不喜欢做的事情或不想遵守的规则”对其他人来讲是有意义的、是有必要的。
 
蒙台梭利说:“任何希望给社会带来利益的人必须保证儿童的心理不偏离正轨,并且需要密切注意儿童的自然行为方式。”所谓“儿童的心理不偏离正轨”,我理解成:在儿童时代,孩子的心灵应该保有童真与纯净。因此,教师要保护孩子们的心灵不受到世俗功利、偏激思想的影响。“儿童中隐藏着未来的命运。”我深信:未来掌握在今天的孩子们手中,而教师则应守护着孩子们的童年,保护好他们纯净的心灵。
 
(文章选自源创图书《让学生看见你的爱》,沈丽新著,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2017年5月出版)